载入中。。。

 
     
 
      placard
载入中。。。
      calendar
载入中。。。
      comment
载入中。。。
      newblog
载入中。。。
      newmessage
载入中。。。
      search

 

      login
载入中。。。
      link
      info
载入中。。。


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   
 
 
梧桐细雨
[ 2017-4-26 13:46:00 | By: 胡从霖 ]
 

梧桐细雨

别怕,黎明会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你们大概会以为我很幸运,因为我是一棵梧桐吧——不用像胡杨那样防风御沙,不用像黄松一样变成木材,更不用像酸枣一样在夹缝中绝处逢生,只需要被种在道路两侧,享受阳光和先进的滴灌系统。但也许你们都错了——被种在道路两边的那是法桐,又叫悬铃木;只有长在田垄间、荒野中,独自面对狂风暴雨的,才是真正的梧桐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曾经做过一个梦——空阔的原野上伫立着一棵高大的梧桐,淡紫色的花散发出幽香的气息,挺拔的树冠仿佛是一张巨大的穹顶,庇护着树下的一寸寸土地。不久,我从梦中醒来,才发现自己只是一棵梧桐树的种子,刚刚被晚秋的一场冻雨唤醒。同我一同被唤醒的,还有我的三个弟弟——我是最先醒来的,所以我当然是哥哥。我们一起长出小芽,把根深深地插入土壤,拼命吸收雨水和阳光。但当我们仍只有七八厘米高时,寒冬早早地来临,一场大雪压在了我们身上。我不得不停止生长,在彻骨的积雪里“冬眠”。等到我醒来时,积雪早已化成了雪水,大地披上了绿装,燕子的歌声在风中嘹亮...我仅有的两片叶子全部被冻掉了,只剩几个小芽,而我的三个弟弟却倒在那里,再也没有醒过来...

和熙的春风并没有吹过几天,初夏已经悄悄来临。我孤独地站在荒野上,只有脚下的小草与我为伴。夏天的太阳仿佛是空中的镁光灯,无情地炙烤着我的身躯,使我的皮肤爆裂,叶子也毫无生机地垂下了头。阴天却比太阳更可怕,狂风几乎要将我连根拔起,随后的暴雨又像一挺机枪,扫过我的树冠、愤怒地撕扯着树叶,被撕碎打湿的叶片如同一页页无家的孤舟,在风雨中飘零...

不知度过了多少这样的冬夏,不知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,狂风曾经将我头顶的树冠削平,干旱曾让我最大的树干枯折...我曾无数次想到放弃,但每当我记起儿时的梦,眼前的困难仿佛又变得微不足道。既然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,那么我就要控制我的命运,拼命朝梦中的那个自己走去...

直到有一天,两个旅行者远远地向我走来。“看!好大的树!这一定是棵榕树吧!”“不是!这是梧桐!一颗真正的梧桐!”从那时起我才发现,自己的根系四通八达,几乎占了自己所在的小山丘的一半;树干高大笔直,树冠仿佛一只凤凰,在向着蓝天翱翔。

在平庸、沉默中灭亡,当然可以;

但无为的人生,注定无人喝彩。

 
 
 
Re:梧桐细雨
[ 2017-4-30 15:39:00 | By: tingyudemaque ]
 
tingyudemaque无为的人生,注定无人喝彩。
 
 
发表评论:
载入中。。。